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因在《欢乐颂》里扮演“乖乖女”关雎尔而为大众所熟知,藏在“关关”背后的乔欣,比荧幕上的她更加丰富而有层次,今年乔欣在《平凡的荣耀》中出演了一个颇具独立意识的角色,她本人也在采访中表示,希望可以眺望更远的人生,用一种“和而不同”的心态与不同的人相处......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乔欣因在《欢乐颂》里扮演“乖乖女”关雎尔而为大众所熟知,藏在“关关”背后的乔欣,比荧幕上的她更加丰富而有层次,她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浪漫情怀,也有观望现实的清醒心态,二者并不矛盾,相反却有一种参差的对照,显现出她对自我的思考与一路以来过往经历的尊重。

今年乔欣在《平凡的荣耀》中出演了一个颇具独立意识的角色,她本人也在采访中表示,希望可以眺望更远的人生,用一种“和而不同”的心态与不同的人相处,这种蜕变与成长,恰恰彰显了一个当代独立女性,是如何在盛赞中起步,继而驻足凝神,缓缓回身看向这个纷繁复杂却又精彩万分的大千世界。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从新的窗眺望不同世界里的人

乔欣说如果现在可以休假,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冲浪。

今年夏天,她在海南万宁的日月湾录制一档综艺节目,日月湾常年属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阳光充足,雨水充沛,绵长温柔的海浪拍打着沙滩,回响中携带着来自海洋深处的神秘之音,乔欣在这里待了20多天,认识了很多职业冲浪者与自由浪人,对她来说,“就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那里的人,好像对一切都很不在乎。我和一个冲浪的男孩聊天,问他,你怎么不去工作?他就说,最近没工作。我又问,你都在干吗?他说也不干吗。那种状态让我很好奇他们的生活,他们对于生活的态度,一点儿也不使劲。”

她还记得有一次节目录制结束后,大家已经很累了,就三三两两地瘫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她摘掉别在身上的麦,去落日集市上和大家一起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周围充斥着年轻人,抱着冲浪板从身边飞驰而过,他们爬上皮卡,接过从陌生人手里递来的啤酒,啤酒瓶里涌出来的泡沫就像夕阳一样,无限缓慢的温柔,好像世界都变得遥远了。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从前乔欣身边,围绕着更多的是熟悉的朋友,拥有与她相同的世界观和成长经历,说的话熟悉而妥帖,让人觉得安全。但这个夏天,她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小窗子,眺望着不同世界里的人,倚在窗边和他们聊天,并不需要极度地融入,也没有非常伤感的离别,她觉得这种平静而释然的联系让自己觉得很自在。

“从前我总是会觉得做这件事好麻烦,做那件事又有顾虑,担心很多,但是他们不一样,每天顶多就是问,你今天去哪儿冲浪了?早上浪好不好?很简单。”

她想起自己那些遥远海岸边的朋友们,回忆起他们之间搞笑的对话,有时也会替他们的生活感到担心,比如她会问“:怎么最近都没看到你教人冲浪?”对方很认真地回答:“我觉得在水里泡太久了,可能对身体不好。”她哈哈大笑起来,眼睛里都是闪亮的光,好像那种轻松的夏日氛围就在身边一寸寸地复活起来。

如果问她是否向往这样的生活,会不会由此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有不同的反思,她则回答得干脆“:不反思。”

“这是我的选择,我们是不一样的人,我会羡慕他们,或者可以用一段时间去靠近他们,但这是我的选择。”

这时候,那个坚定又有主见的乔欣再次出现了,就像她虽然相信平行时空,但是并不太好奇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自己在干什么,她身上的清醒并不坚硬,却有一种赤诚之感。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走进另一个光怪陆离的时空

《欢乐颂》之后,乔欣有一段时期感到一种漂浮的不真实感,透过那部制作精良的剧作棱镜,她好似看到了一个虚幻的美好世界,“当时感觉莫名其妙,好像拍了一部戏就会有好的结果,我就期待是不是每个戏都会很好,一样的制作、一样的数据、一样的口碑,你会把这个世界想得特别美好,因为当时你只见到了一个很童话很美好的事。”

射手座的她,自身携带着一种木星式的乐观主义,宽宏之下是积极的进取,但这种进取也会受到现实的考验。

她曾经有6个月的时间完全没有拍戏,也经历了公司的变动,这些变化正处于行业巨变的大浪潮里,因此显得更加动荡不安,惊心动魄。焦虑之中,她希望天天档期都能排满,以此换得些微的心理安慰。

“当时我真的很不安,不知道什么东西能给我安全感,我觉得工作是能给人支撑的,因为你发现你能看到自己的进步和别人的需要,就会觉得踏实。如果所有事情都是未知,一切都在转变,人就会变得很慌。”

就在这时,她迎来了《在劫难逃》里孙晓萌这个角色,最初她觉得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孩,“前三集我差点儿弃剧,一个那么不起眼的花店女孩 ,要不是下午的那杯咖啡,我估计都能漏看了这个角色。”但她很快发现了这个角色背后所蕴藏的能量,于是决定拿出自己的全力投入进去。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在重庆的时候,她一点点沉淀下来,体会着剧中人物与情境间最微妙真实的互动,内在积蓄的能量在重庆阴郁的天光之下一点点倾泻而出,变成了一条条闪着光的银色小鱼,穿梭在剧集中每一处暗藏的河流之中。

在收官长文里,她记录下了那些让自己难忘的瞬间,“在重庆的那段日子,我瘦到了91斤,每日沿着江边从黄昏走到天黑。12集的剧本被我翻得烂烂糊糊地放在床头,我想努力接近一个这样干净纯洁又极致阴暗的孙晓萌。”

她记得自己为人物喝过的酒,也能回忆起演员之间彼此信任时,向后仰躺般的自由与安心,还有因为焦虑与紧张隔着桌子转圈的现场,好像有一层微妙的薄膜,她轻轻地揭开它,就走进了另一个光怪陆离的时空。

当她从那个世界出来后,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变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变化,“从前我很害怕失去,我无法进行选择,但现在我觉得自己成长了一点儿,不会再选择A还会惦记B,选择了以后,无论好坏我都能承受。也许年轻的时候你就只能看到很近的东西,但人生很长,不用着急现在就要丰收。”

这种丰盈的变化,也让她更加从容,那种如果有一点儿瑕疵就想将其撕毁的决绝不再,她的路变得更宽,因为她想走得更远。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一种对人的理解和揣测

乔欣对于演员这份职业,始终有一种追逐的劲头,但依然保持着一份清醒。

她理解外界一直隔着玫瑰色的滤镜在观望着这层神秘又光鲜的身份,但对于她来说,演员身上反而有一种魔幻现实感,“这个职业挺好玩的,在红毯上你感觉自己光鲜亮丽,到了剧组可能你连村里的厕所都找不到。有时候我们在剧组看彼此那么惨,结果在活动上又是另外的样子,还挺奇妙的。”

而过度夸张的渲染也是不存在的,或许是出于对戏剧表演过分煽情的浪漫情怀,“外界其实特别希望听到我们演员为了哪个角色有多么痛苦,多么走不出来,甚至崩溃等等,但其实我觉得这多少有些夸张。”

她看到的,是这份职业背后最真实的细节,鸡飞狗跳的活动现场,红毯上不得不穿的高跟鞋,“汤泡饭”式的混沌与一切从简,在村里拍摄找不到厕所时的局促,对于她来说,“生活都是体验”,这种体验有许多层的滋味。

但她喜欢属于演员身上的那份敏感,“一种对人的理解和揣测”,这就要求她需要更多地去看向真实世界,无论是光鲜还是阴暗,“其实我们要经历很多苦难,才能拥有极致的情感。”

乔欣觉得这种成熟很好,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一份妥帖底色,因此她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都不感到惧怕,反而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能攀上哪一座山,又去往哪一处海域尽兴冲浪,“干点儿想干的事”,因而显得更加自由自在。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Q&A:

在《在劫难逃》里,应该是你第一次出演反派角色,接受这种角色,你会有心理负担吗?

乔欣:我不介意。因为我之前已经有很多好人的角色,我再怎么演也不会变成一个坏人。我考虑的是角色的丰满度,因为她并不是一个很讨厌的反派,也不是无理由瞎坏。这个角色其实有一种反差感,前期是一个普通的花店女孩,但其实是一个隐藏的幕后boss,我觉得挺适合我的。

你觉得自己不能驾驭哪一类的角色?

乔欣:特别性感的角色。

如果这样的角色找到你,你会拒绝吗?

乔欣:是,每个演员都有局限性,不适合的就不该去,虽然的确是要拓展个人的局限性,这样就可以去演更多的角色,但如果不承认自我的局限性也是不可能的。

入行这几年,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乔欣:我原来没有处理问题的经验,遇到事情就会特别慌,会想很多,执行力很低;但是现在我反而想得少,会更勇敢。以前总是很害怕失去,现在如果选择了就不会后悔。年轻的时候,就好像只能看到很近的东西,我曾经在朋友圈里发过:“虽然我有一点近视,但还是要把目光放得远一点,再远一点。”我觉得,长大之后要往前看,不然就没有进步。我觉得很多人他们很有韧劲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拘泥于当下和此刻,他们不会很着急地说我现在就要丰收。我现在觉得人生不是一个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你可以失掉暂时的,没那么要紧。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这种变化也影响到你在工作中的各个层面吧?

乔欣:是的。比如说如果我再去演《欢乐颂》,可能我现在比那个时候在技术上是进步的,但我不知道我的心境或者是下意识的处理会不会是那样的。所以其实要抓住当下,不要用很强的得失心去衡量一部戏,不用那么在乎结果。其实演员是很被动的,很多事情要去做才知道。我在工作上很少去责备别人,不会去埋怨或者后悔,如果是我们团队共同做的选择,大家就要一起承担。哪怕某个决定是工作人员的主张,即使结果是差的,我们也都要一起承受,这样才能一起成长。

体验过冲浪之后,想不想拍一个相关题材的作品?

乔欣:不太想,会晒黑,哈哈。但是我会很想回去,当时节目拍摄结束之后,我很怕会跟他们走散。因为其实大家都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人,有可能今后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后来我就建了一个群,把大家都放在里面,心情就变好了。我觉得至少以后我们还可以在海上见,也会时常问问他们最近在干嘛,他们就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最近浪很好。本来我想11月下旬回去,但因为有太多的工作安排,只留了两天假期,就只能去滑雪了,不知道等我12月回去的时候,三亚的浪还好不好。

这种害怕朋友走散的心境,你会怎么去调整?

乔欣:我小时候特别接受不了这种事,我觉得朋友就要永远在一起,但我现在开始理解这些事情了。我有三个很好的朋友,认识也都超过十年,哪怕我们的人生阶段不一样,或者我们所处的行业不同,但我们是不会走散的。人生的运势有高有低,但只要我们互相拉着彼此,就很好。

你是一个有仪式感的人吗?

乔欣:我还好,我不是一个特别有仪式感的人。

新年或者生日的时候,你会许什么样的愿望?

乔欣:平安、金钱和爱情。

乔欣 | 人生不是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

乔欣

会有很具体的愿望吗,比如接到一个好剧本?

乔欣:没有。我觉得可能现在比较平常心,很多时候无法衡量这个项目的好与坏,能成就是缘分。我会选择当下尽自己的全力,去做相应的努力,但是如果这个事没成,我也觉得就还好,因为机会这东西是没有绝对的。

今年自己的哪个作品算是一个惊喜?

乔欣:我觉得都在我的预期之内。

有什么遗憾吗?

乔欣:今年没什么遗憾,把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年前就想一直工作,于是基本上一直都在工作,连着拍了三部戏。现在想要休息的原因是我还没有看到特别让我心动的剧本,也确实有点累,不想去接那种差不多的活儿,想看看有没有我特别喜欢的,不希望再重复。

现在生活的幸福感强吗?

乔欣:其实我最近都蛮愉悦的,我现在的状态让我很满意。工作上,我觉得跟大家磨合得很顺畅,我的朋友们对我也很好,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事,都挺顺利的。

关于2021 年,你有什么展望和期许吗?

乔欣:工作上就希望能接到喜欢的剧本和项目,也希望事业能更进一步,给我的团队赚到更多钱;生活上我没有想,主要还是以工作为主。

 

摄影师:涂松泽@涂松泽zestudio / 摄影团队:zestudio@zestudio 安泽视觉 / 制片:王冕@小黑MIAN / 制片助理:倩倩@kk_qiann / 场地提供:zestudio@zestudio 安泽视觉 / 置景美术:阿云嘎@ 草野草野 / 妆发:杨单 / 美甲:伊伊 晴晴 / 整体造型:黑黑 / 造型统筹:cici / 服装助理:vivian 小琦 方圈 王晨晨 / 采访:郝思嘉 / 撰文:明星辰

网站地图 皇冠现金网游戏官网站 申博138娱乐官网 君博国际在线
申博网站 沙龙365国际娱乐官网 太阳城怎么开户 百乐门电子游戏
吉祥博彩票湖北快3 金蟾捕鱼手机 gp视讯注册 天逸娱乐官网登入
tt娱游戏备用 申博138娱乐官网 君博国际开户 君博游戏网址
皇冠现金网游戏信怎么样 君博国际网址 皇冠现金网游戏线上开户 蓝盾现金网在线游戏
XSB638.COM 687jbs.com XSB818.COM 998jbs.com 666TGP.COM
698psb.com 985XTD.COM XSB878.COM 9927w.com 23jbs.com
88sbib.com 698psb.com 298PT.COM 566BBIN.COM 88sbsg.com
S618T.COM 8GJS.COM 986sj.com 196psb.com 761cw.com